博亚彩票

  • <tr id='ep11OG'><strong id='ep11OG'></strong><small id='ep11OG'></small><button id='ep11OG'></button><li id='ep11OG'><noscript id='ep11OG'><big id='ep11OG'></big><dt id='ep11O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p11OG'><option id='ep11OG'><table id='ep11OG'><blockquote id='ep11OG'><tbody id='ep11O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ep11OG'></u><kbd id='ep11OG'><kbd id='ep11OG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ep11OG'><strong id='ep11O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p11OG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ep11OG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ep11OG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p11OG'><em id='ep11OG'></em><td id='ep11OG'><div id='ep11O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p11OG'><big id='ep11OG'><big id='ep11OG'></big><legend id='ep11O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ep11OG'><div id='ep11OG'><ins id='ep11OG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ep11OG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ep11OG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ep11OG'><q id='ep11OG'><noscript id='ep11OG'></noscript><dt id='ep11OG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ep11OG'><i id='ep11OG'></i>
                你現在的位置:首頁>新聞動態>行業動態
                行業動態

                今年♀信用債發行超11萬億創新高,年初凈融資目標超額完成

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12-21

                在疫情背景之下★的2020年,信用債(包括企業Ψ債、公司債、中票、短融和PPN,下同)發行規模創出新高。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數據統∴計顯示,截至1216日,今年信用債發行規≡模高達11.2萬億,凈融資規模為3.5萬億,雙〓雙創出歷史新高。其中,信用債凈融資規模超額完成▆年初目標。

                記者了解到,今年信用債發行規↑模創出新高得益於貨幣條件的寬松、監管政策的支持。在流動性好轉後,今年中低評級主體發債規模占比略有提升,同時一些中低評級的發債主ㄨ體首次登陸債券市場融資。但明年寬松的貨幣條件可能不再持續,這將使部分中低評級企業的再融資壓力凸顯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共中央政治局1211日召開會議,分析研究2021年經濟■工作。會議要求,(明年)要抓好各種存量風險化解和╱增量風險防範。市場分析認為,明年超常規的貨幣政策可能退出。

                2021年是中國經濟持續復蘇◆的一年,超常規政策將陸續退出,宏觀經濟政策逐步回歸常態化,信用〗風險或將進一步擡升,特別是上半年隨著債券到期高峰的到來,違約風險存在短期集中暴露的可能。中誠信國際執行副總裁秦媛1217日在“2021年信用風險展望年會上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發行和取消發行規模將創新高

                今年331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,進一步強化對中小微企業普惠性金融支持措◆施。其中提出,引導〓公司信用類債券凈融資比上年多增1萬億元,為民營和中小微企業低成本融資拓寬渠道。統計顯示,2019年公司類信用債凈融資規模為2.2萬億,今年增加1萬億意味著凈融資規模要達到3.2萬億才能完成目標。

                數據顯示,截至1216日,今年信用債發行規模高達11.2萬億,凈融資規模為3.5萬億,雙雙創出歷史新高(其中,信用債凈融資規模已完成國常會的要求)。在此之前,信用債發⊙行規模的峰值為2019年的8.8萬億,凈融資峰々值為2016年的2.8萬億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上半年,尤其是3-5月,我國逆周期宏□觀經濟政策明顯加強,信用債發行量和凈融資額走高。此外,資金利率走低帶動債券發行利率明顯下降,也提振了企業債券融資需求。某評級公←司評級總監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從月度發行規模來▓看,34月發行規模均達到1.5萬億左右,兩月凈融資規模均超8000億,創出歷史峰值。此後隨著貨幣政策收緊,凈融資◥額有所回落。11月受到〒永煤違約影響№,當月凈融資額為-445億,年內首度出現月度凈融資額為負值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前述評級公司評級總監表示,永煤違︼約對市場的沖擊很大。“雖然‘城投信仰’還沒有完全打破,但是已經不再堅不可摧。北方一些地區∮如東北卐、西北、河南等地城投會擇優選擇;財務狀況較糟糕且行業為周期性傳統行業的,以觀望為主。短時間內,一些債券發行可能還』會有一定的難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值得註意→的是,在今年信用債發行規模創出新高的同時,取消發行規模也可能創出新高。數據顯示,截至1216日,今年信用債取消發行的規模為5648億,離2017年的峰值︼僅差206億。考慮到全年還有10個工作日,今年債券取消發行規⌒模或同樣創出新高。

                分析來看,2017年債券取消發行主要以AA主體為主,鮮有AAA主體。當時取消發行的主要原因在於,市場利率整體上行,且信用∮風險事件多發,導致市場風險Ψ 偏好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年則有兩次取消發㊣ 行高峰,一次是34月份,另外一次是永煤違約後。根據數據統計,永煤違約次日≡至1216日,信用債取消發行規模達1293億,其中不乏AAA高評↓級主體。

                江蘇地區某AAA城投公司融資♂部負責人稱,因為近期市場波動,投資者的投資決策較為▲謹慎。公司作為AAA級主體,並不希望打開債券利率上限設定。另外,公司自身的資金安排相對充裕,因此選擇了取消發債。

                信用風險或將進一步↙擡升

                從評級▂來看,今年主體評級為AA+AA的企業發債規模為4.1萬億,占比達到36.7%,相比去年提升2個百分點。換言之,今年寬@信用環境下機構采取資質下沈的策略,中低】評級發債主體再融資壓力有所緩解。

                實際上,一些中低評級的企業也在貨幣寬松時首度登陸債市Ψ融資借新還舊。比如AA評級的嘉興科技城投資發展集團公司3月發←行了一單5年期(3+2)中期票據,募資6億,票面利率為3.7%:其中0.5億元ξ 用於公司對創新型企業的股權投資,5.5億元用於償還公司本級及其⊙下屬子公司的有息債務。

                從期限來看,期限在2年以下的信用債發行規模為5.3萬億,占比達到47%。這部分╲短期限債券將主要在明年到期,但明年面臨的貨幣金融條件可能和今年不一◆樣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年為應對疫情』沖擊,央行多次降準降息,隔夜利率在3-5月間連續多個交易︼日低於1%。當前貨幣政策已恢復中性,明年甚至有收緊☆的可能。而一旦貨幣條件收緊,部分中低評級的發行人再融資難度將加大。此外,明年是資管新∮規過渡期的最後一年,非標占比高的發行人同樣可能面臨較大的再√融資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今年為應對疫情,寬信用支持下※實體經濟宏觀杠桿率擡升幅度較大,未來政策▃層面將轉向穩杠桿,甚至去杠桿。政策轉變之後,債務違約和破剛兌風險應引起關註。”前述評級總監稱。

                秦媛認為,明年上半年違約風險存在短期集中暴露的可能。在目前存續的信用債》中,有約8.3萬億元的債券將於明年到期或回售,整體債務到期壓力較大Ψ 。此外,我國仍面臨全球經濟低迷、疫情或反彈、內部結構性問題突出等多重壓↙力,經濟依然處於結▃構調整、動能轉換階★段。部分行業經營風險或有所擡高,需警惕周期性行業風∏險和個體債務壓力較▲大的企業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  中信建投首席固收分析師黃文濤表示,今年新增違約主體有所下降,一方面源於融資環境較為友好;另一方面也源於前兩年的風險出清,但下半年↘國企風險事件頻發,違約金額大㊣ 幅上升,未來去杠桿壓力增大,信用風險或已經孕育。

                統計數據顯示,今年債〓券違約數量為154只,略低於去年,但違規金額『為1367億,高於2019年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風險暴露的同時,今年風險處置手段也更加多元化,通過展期、永續債不贖回、發行置換債等方式緩解短期債務壓力的現象增◣多。上述手段究竟是通過時間換空間實現投資人與發行人的雙贏,或只是風險暴露的延遲,仍取決於發行人償債↑能力的實質恢復。”秦媛稱。

                (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)